鐵馬王子—鄧春淮 花東鐵馬移交奧運選手

於19641968二度參加奧運單車比賽的鐵馬王子鄧春淮過世,將於9/10 14:00 舉行告別式,家屬依其遺願,同時捐贈當時比賽車輛給奧運人傳承典藏。

文江金瑞 翁明義編輯整理

  鄧春淮先生,偏名「添福」,於民國29年(日治昭和年間)生於新埔五分埔,只有國小學歷,習木匠工藝,卻是台灣省運(15-22屆)自由車1萬公尺、2萬公尺、100公里、4000公尺等多項競賽的常勝軍,也曾經出國到香港、漢城及馬尼拉比賽,更是1964年東京奧運及1968年墨西哥奧運的國手,在體壇被譽為「鐵馬王子」,同時期的國手有紀政、楊傳廣等健將。

貧困的家庭

  鄧先生有手足四人,排行第二。小時候,其祖父范龍增在公墓附近的有應公廟當廟公,全家人也以此為棲身之所。其父親鄧佛聖在江新田的新隆木器行工作,也兼通跌打損傷的處理。在祖父與父親相繼過世後,遂從有應公廟搬到新埔國小旁違建木屋居住。當時可說家徒四壁,每逢下雨,往往屋頂漏水,木地板下方的排水道也會湧出泥石,常擔心房子會遭水打而塌毀。

頑皮的少年

  那時要上學,鄧先生得自公墓小徑走2公里到馬路,再走2公里才到學校,同學嘲笑他是「住有應公的」,常讓他與同學爭執不休。他自小便對書本不感興趣,常逃學躲到宵裡橋下捉魚蝦偷番薯當午餐,不過,對於自行車卻很早便顯露了豐富的好奇心,在新隆木器行當學徒時,常常藉故借自行車到外面馳騁。那時候,他常與師兄弟到街上的天主堂聽神父講道,因為可以領得少許日用品,由於這個緣故,他與教會的神父、修士逐漸建立了不錯的關係,常與他們學習桌球及下棋。

堅強的長子

  祖父與父親相繼過世,母親患氣喘、姐未出嫁、弟妹尚幼唸小學,種種狀況讓年僅15歲的鄧先生肩負起一家之主的責任。透過師兄劉興和及天主教神父之協助,到新竹市的「若瑟木器行」工作,日薪25元,每週領薪,承作教堂聖殿的長椅及家具。為了節省車資,乃騎自行車往返新竹市與新埔,為了省餐費,中午甚至騎車回家吃午飯。當時的馬路不似今時平坦,且新竹的九降風強勁,在逆風的情況下以單程15公里、每日兩趟往返的方式騎自行車,他從不以為苦,只為賺錢養家。

傳奇的國手

  民國46年新竹縣府辦理五一勞工運動會,鄧春淮先生便以木工公會的身分參加自由車競賽,啼鶯初試便得到第二名。此後每日騎車通勤便有了新目標:「要得到明年比賽冠軍!」

  很快的,鄧先生在民國48年便省運得冠,此後八年間更是在4000公尺、10000公尺、20000公尺、100公里、200公里等項目保持常勝軍的位置。為了讓鄧先生無後顧之憂,兼顧訓練與養家,當時的縣長彭瑞鷺先生便幫他安排工作,到自來水公司當技工,讓鄧先生的生活有基本生活保障,能在工作之餘練車參賽。此後,鄧先生更以國手身分參與國際賽事,除了到過香港、漢城、馬尼拉等地比賽,更在1964年東京奧運及1968年墨西哥奧運參賽。一位只靠土法煉鋼及陽春裝備練就的國手,即便奪牌無緣,也能讓人熱血沸騰。

回歸平凡

  當學徒時,想習得技藝成為木匠,卻因家庭變故,半「徒」而廢。當木工時,只想賺錢養家,卻因騎自由車改變了生涯。騎車原是省交通費的一種手段,因為參與勞工運動會,騎車不再是單調的往返,而是達成新目標「我要參賽奪冠」的過程。從地方車賽到全國車賽,然後出國爭光,業餘車手成為國手,最終參加運動員的終極聖殿-奧運,「鐵馬王子」名不虛傳。

  墨西哥奧運後,鄧先生逐漸淡出自由車競賽,並接受大台北瓦斯公司的邀請到台北工作,脫離木匠行業成為「上班人」,期間仍與木匠師兄弟保持互動,定期參與師兄弟的聚會,長保情誼不變。

向提供幫助的貴人表達感謝:

  新竹縣長彭瑞鷺:

  安排鄧先生寄缺在縣府,讓他有收入保障基本生活(過去比賽沒有獎金,只有象徵榮譽的獎牌及實用的毛巾或香皂),縣長曾勉勵他「我當縣長也沒出過國,你當選手還可以出國比賽,真是值得!」

  縣議員陳興寧:

  出國比賽沒有收入,曾讓鄧先生考慮放棄比賽,由候補者遞補。新埔陳興寧議員得知他的處境後,按月資助鄧母達年餘。

  表舅劉祖斗:

  鄧先生的父親過世後,由於收入微薄,一家六口常賒米度日,劉先生會不定期施米、菜等,幫助他們度過青黃不接的日子。(圖 新埔宗祠博物館)

一一一以下空白一一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