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Crowd1互聯網地產商即將誕生

 記者何文勝、詹仕慶/高雄報導 

互聯網財富,從實體到「數位數據」,已是大趨勢、參與就是富二代保障,Crowd1台灣總裁「胡繼云博士」指出,全球200個國家、臺灣互聯網地產事業,已由2020年全球營業額1200億美金、上看萬兆美金的「大趨勢」,上週排行50名、為國爭光、用實力纔是世界通用語,5月5日下午二點,在高雄市後火車站、九路二路385號二F,盤點那些早期被誤認爲「傳銷」的偉大的「互聯網企業」。

中山會理事長常金海與胡博士合照

 台灣總裁「胡繼云博士」表示,非同質化代幣NFT,正在成爲繼比特幣之後,大規模出圈的另一種「加密數字貨幣」,NFT擁有比特幣沒有的諸多本事,每個NFT獨一無二、不可替代、交易透明,NFT正在帶來一個「數字資產化」的時代。

數位財富事業吸引重量級人士鼓勵合照

 NFT英文全稱爲Non-Fungible Token,中文叫「非同質化代幣」,是「數字加密貨幣」的一種,要理解這個區別,舉例說,你有一枚比特幣,我有一枚比特幣,我們互相交換,等於沒有交換,我們賬戶裏的數字沒變,誰都不虧,但同爲加密貨幣,NFT不一樣。

你有一個NFT,我有一個NFT,我們可以互相交換,但我們不會這麼做,因爲你可能會吃虧。 比特幣是一種原生幣,馬斯克提到說,比特幣是一種黃金,是現金的替代品,雖然這個觀點有待商榷,但至少很形象了,標記數字資產的所有權的NFT是一種代幣,它提供了一種標記原生數字資產所有權的方法,簡單粗暴的理解是,NFT標記了誰擁有某一數字資產,它是一種「憑證」,可以代替數字資產本身來交易和流通,交易NFT,就是交易數字資產的所有權。 

數位時代數位財富事業

台灣總裁「胡繼云博士」說明,由於NFT獨一無二,作爲「憑證」也是獨一無二的,比特幣沒有這個本事,NFT記錄在以太坊的分佈式賬戶上,又保證了「憑證」的安全可靠和一定意義上的「永久性」,是數字資產確權,「複製粘貼」失效,NFT火起來開始於藝術收藏圈。 

今天,藝術家、創作者的作品常常是數字作品,比如一首歌、一副畫、一段影片,任何人都可以複製粘貼這些作品,從而得到一件一模一樣的,這裏沒有真僞的概念,著作權、所有權也理不清楚,這是互聯網的「bug」。

 盧浮宮裏的蒙娜麗莎是真跡,其它的都是複印件,沒有人會花真跡的價錢,買一份複印件,這是因爲我們確信要賣給我們的這件不是真的,這裏的確定性很重要,NFT給了數字作品這種確定性。 著名藝術品拍賣行佳士得,把80後網絡藝術家Beeple的作品「每一天」頭五千天,做成一個NFT,拍出了6930萬美元的天價,馬斯克女友Grimes的10件NFT畫作在20分鐘內賣出了580萬美元,推特聯合創始人Jack Dorsey,將自己於2006年發出的第一條只有5個單詞的「推特」,製成NFT拍賣,賣出300萬美元,NBA球星,把經典的比賽視頻製成NFT售賣,這些NFT每次被轉賣,球星都會獲得收入。. 

Crowd1互聯網地產商

台灣總裁「胡繼云博士」強調,爲什麼支付寶、和微信錢包裏的數字,能夠代表你有多少錢,因爲我們相信支付寶和微信的「賬本」,足夠多的人相信支付寶和微信的「賬本」,一幅數字畫作,任何人都可以拿來使用,但原創者沒有獲得任何收益,但當它做成NFT後,每次交易,都變成了所有權、或使用權的交易,這就相當於盧浮宮裏的那幅蒙娜麗莎,被送到了你的客廳,它歸你了,創作者可以獲得應有的利益。

 所以我們可以這樣理解NFT的意義。上面那條只有5個單詞的推特就是世界上第一條推特,它是有意義的,但它被淹沒在「互聯網巨量」的信息當中,就像沙灘上的一粒沙子,NFT標記之後,被無意義地消費的「沙子」,就像一件文物成了可傳承的資產。 由於NFT的交易是公開透明的,上面提到的幾個交易,你可以查看它在什麼時間開始,後來被誰買去了,花了多少錢,最終在誰那裏,每一個NFT都是這樣,我們判斷一個事物值不值、熱門不熱門常常看流量,遺憾的是,今天我們已經不能判斷有多少流量是真實的,人爲製造的信息不對稱,讓像「割韭菜」事件頻頻發生。 

隨着NFT的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中滲透,大膽猜想下,未來房屋、實體商品、生活服務通過NTF流通,交易透明,價值交給供需,信息不對稱被最小化了,刷單嚴重的電商影響了我們的購買決策,如果對自己有信心,平臺將產品上鍊,就無法刷單、交易透明,就能夠延伸一個「良幣驅逐劣幣」的市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