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榔汁是市容的破壞者

記者陳裕銘/高雄報導

一條還算美麗的馬路,驚見有人拋出一杯「濃血」,然後叼著香菸「揚長而去」。


(記者陳裕銘攝)


近看,卻是一杯「檳榔汁」與菸頭,剛好一位「老外」騎單車經過,用不準確的國語《喃喃自語》說,《高雄人不好》,我聽了,「血壓升高、面紅耳赤」,差點第二次中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