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俠許智超 捐地設柔道館

回饋鄉里捐出土地 寄望完成柔道訓練中心

許氏賢昆仲拋磚引玉 盼桃園各界共襄盛舉

記者翟大龍、黃淑芬桃園大溪報導

桃園許瑞榮、許智超這對堂兄弟多年來事業及工作生活都算平順,平常喝茶閒聊,天馬行空。從事柔道教學的幾乎一生的許智超,有談過東京奧運會銀牌楊勇緯是國內新記錄也是原住民之光。最近二兄弟突然談到夢想,年記大了應該要如何回饋國家社會。在各種因緣際會之下,又想到楊勇緯的歷史一刻,他們決定捐出成立柔道訓練中心的土地,希各界共襄盛舉建立柔道訓練中心,屆時還能有幸請東京奧運會銀牌楊勇緯揭牌。希望讓柔道在桃園更持重,讓台灣更精彩。

許氏兄弟指出,我們的人生都很努力秉持自己的信念,不屈不撓在專業上發揮貢獻我們的專長,遭到挫折,也無怨無悔,會調整心態在另一個跑道上飛馳,發揮極限;年長了我們無法增長生命,但願能增長生命的價值,更能多彩多姿。這是他們捐地很單純的想法。

這個觸媒點在警校畢業的許智超,他在警察學校當柔道教官二十年,離開警察生涯也繼續在桃園柔道界服務,擔任桃園體育會柔道委員會總幹事一職,出錢出力為桃園市爭光,所訓練的選手得獎無數,也培養出國家級選手。他曾擔任中華台北2000年雪梨奥運女子柔道教練、曾當选中華民國警政署數科訓練楷模,1979年獲行政院體委會三等二級國光體育獎章。

當然,有時候再怎麼努力都還有不足,常常有各縣市不勞而獲來挖角優質選手。有時在比賽場所相逢,總是尷尬,雖然有些抱怨,但想開點還是都為國家培養人才。因此,更加強桃園應擁有一座柔道訓練中心的構想。

柔道高段、眼神銳利、身體壯碩的許智超常說,我們相信努力,就會有結果,我們全心奉獻智慧與技術,就能改變學生的一生,有些學生因此突破了體育的疆界,在各個領域都成了耀眼的領導。有些擔任校長,念到博士,有些從事科技業都有很好的成就。

或許很多時候,一般學校師在一般課業教學上有很大的成就,但是體育教

練同樣也能在那些偏遠山區,原住民在辛苦挨餓的環境上,憑藉超人的體力,與健康熱情的活力,在教練們長年有計畫訓練下,體壇上發光發亮,進而領袖一方,教練們都引此為榮。東奧楊勇緯就是一個例子。

外號超哥的許智超說,我們相信學體育的孩子,不但永遠不會變壞,個個豪邁有義氣,而選手們都有濃郁的情感,且均能無償的回饋學弟學妹,永不藏私,更是令人感動和尊敬。

許智超是一位鐵漢警察,他熱愛柔道也有一份豪氣過人的氣度胸襟,他以體育人自豪,對所愛的運動,柔道、摔角及角力一樣,無私奉獻,而每位體育人拚命衝刺,總是拼上最後一口氣,最後一個動作,快窒息後奪得勝利,有這樣的精神,那會做任何事不成功呢?

而且許智超不僅照顧柔道選手,且桃園很多同系統摔角,角力選手,也都是出自柔道,他們細心分析每位選手的特長,在每個項目發揮所長,為桃園為國家爭光。

有一次有一位柔道選手受傷了要退場,但選手又不希望失掉奪及升學的機會,而請他指導,他一直注意對方選手比賽,知道對方弱點,他告訴受傷的選手一招能避免傷害並能一招獲勝,如果對方用了別招你會受傷就即刻下場,結果他正巧猜到了,得到一面金牌,選手非常高興傳了開來,如今成了大家茶餘飯後最有名的超哥金牌故事。

許智超的堂哥許瑞榮,眼光獨特明亮,充滿睿智,雖如今行動不便,他們許家不論叔姪堂表都非常友愛,互相支援。當年他鼓勵堂弟許智超買一些地,自己也買些地在大溪,想來想去,年紀有些了,生命就是這樣,我們不能夠奄奄一息過後半生,因而決心,除了在投資研發方向多元化外,把回饋鄉里之事先擺第一,二人有志一同,就決定了這個柔道中心的構想。

三個月前,許瑞榮他們在竹圍的老屋被徵收了,所以現在搬到大溪,最近幾個月,堂弟許智超,常常由桃園來看他,一起喝許瑞榮發明的竹炭水,身體健康,二人常常聊到人生的奉獻,想到「心存善念,福報相隨」,無意中談到桃園的體育,特別是柔道,而才有了「柔道訓練中心」的概念。當年堂哥叫堂弟也在附近購置一些土地,因此二人決定共同捐出土地回饋桃園回饋故里,為國家培養人才。

而事實上桃園縣政府及議會一直給予體育界很大的支持,體育各單項委員會,都很感激府會的有心投入體育資源。各單項委員會也都很努力,而桃園柔道表現有目共睹,而委員會想更上一層樓,才有了這個構想。也希各方能了解完成這件桃園這項永績經營的體育項目。

————- 以下空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