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炎東教授講座:因應全球化新浪潮,加速提昇政治現代化與經濟發展之動力與展望(三)

黃炎東教授講座

因應全球化新浪潮,加速提昇政治現代化與經濟發展之動力與展望

第三篇 政治現代化的指標

開發中國家之所以追求政治現代化,其目的在解決政治與經濟成長等問題,使社會更能夠適應人民的需求,滿足人民的欲望,但其模式及應該完成的目標並無定論。

美國學者白萊班迪認為政治現代化應該建立可預期獲得遵行的有效法制;擴大民主參與,使政府能對民意負責,也能和平改變;有能力融合各種分歧勢力,保持國家完整;行政單位能夠融合專長,以達到負責、理性、民主的要求,並且保持公正。我國學者呂亞力則以為政治現代化是達成政治認同、政治權威與政治權力分配三方面的變遷。

在政治認同方面,傳統社會的人民,大多數只有家族、地位、部落、宗教社群的認同,對國族的認同不是全然不存,亦極為淡薄。而現代化歐洲國家國族認同的產生與成長,一方面是由於民族國家成立後,統治者刻意栽培的結果,另一方面也是現代化的溝通系統、民族語言、市場經濟等等因素的影響。這個過程歷時頗久,但在十七世紀已經大致完成。至於亞非的開發中國家,如有固定疆土、統一文字,則國族認同的培養不困難,但有的卻缺少這些有利條件,許多政治問題,都因此而起。

開發中國家之所以追求政治現代化,其目的在解決政治與經濟成長等問題,使社會更能夠適應人民的需求,滿足人民的欲望。
就政治權威而言,政治現代化的過程,一方面是將個人式的權威改變為制度化的權威,自無限的權威改變為有限的權威,從任性的權威改變為依法行政的權威;另一方面就是政治權威行使社會功能方面能力的提昇歷程;已經現代化的國家,權威制度化較早完成,權威能力的提高則隨福利國家的誕生而逐步達成。至於多數亞非國家,知識份子對此有所爭執,即有的認為權威制度化比政府能力的增高重要,努力重心應在此,另一些人的看法則相反,因此發展比較困難。關於政治權力的分配,傳統社會的政治權力是集中在上層階級手中,下層群眾沒有絲毫影響力,政治現代化是一個政治權力漸漸分散的過程,這個歷程的終點是參政的平等,在歐美國家,這個過程發展甚為緩慢,以投票權而論,是經過數世紀才達到全民普選。亞非國家則幾乎甫告獨立,即實行民選政治領袖,賦與全民投票權,但在若干國家,也幾乎同時就使投票形式化,正因如此,參政問題常成為政治紛擾的主因。

protesters in belarus
Pexels圖檔,政府是人的產物,而非自然或神意的產物

政治現代化程度的指標

關於檢驗一個政治現代化程度的指標,以美國學者韓廷頓(S. P. Huntington)所提出的三個指標最具包涵性及最具代表性,即權威合理化(rationalization of authority)、政府結構的分化(differentiated structure)與民眾的擴大參與(mass participation) 。 權威合理化亦即眾多傳統的、宗教的、家族的及種族的政治權威被一個單一的、世俗的、全國性的權威所取代。這一轉變意指政府是人的產物,而非自然或神意的產物。一個有良好秩序的社會,必須有一具有決定性的人或機構為終極權威存在,服從它所訂的實體法應該優於遵奉其他的義務,而權威合理化亦即肯定國家對外的主權可抗拒超國界的勢力,同時全國性政府的對內主權可抗拒地方性及地域性的權力,也就是要求國家統一及累積權力於經確認的全國性政府之手。

政府結構的分化,是政治功能的分化及發展行使這些功能的特定組織,使其各具有特殊權限,諸如立法、軍事、管理、科學等事項,應與政治領域分離,由自主、專設的下級機關加以處理。如此,行政的層級組織變得更為精密、複雜與有規律,職位與職權更加依成就分配而愈少隨意委任。民眾的擴大參與,起因於整個社會上的社會團體日漸要求政治上的參與,其結果可能增加政府對人民的控制,如極權國家:或可能增加人民對政府的控制,如若干民主國家即然,但是在所有政治現代化國家中,國民均直接關涉並受到政府事務的影響。政治學者華特(Robert Ward)在研究日本現代化時,提出七個政治現代化的標準,也值得後人參考。

red and gray pagoda temple
Pexels提供,政治學者華特(Robert Ward)在研究日本現代化時,提出七個政治現代化的標準,也值得後人參考。


例子:研究日本現代化過程

因此,開發中國家政治現代化的目標即在,建立一個理性、高度開放、普遍參與、高效率、組織高度專業化的政治體系,以解決政治發展及社會變遷所帶來的各項危機,諸如國家認同、政治合法性、行政貫徹、政治參與及福利分配的危機。

政治學者華特(Robert Ward)在研究日本現代化時,提出七個政治現代化的標準,也值得後人參考。

(一)政治角色的分配愈符合以「個人成就」為標準之原則的體系,愈現代化;其分配愈依「出身身份」標準者,愈不現代化。

(二)政治決策程序愈運用理性與科學的方法或技術者,愈現代化;愈依賴非理性的技術諸如星相、卜巫、「預言家」與「先知」指示等,或不科學的方法,如不按事實資料為根據的心證選擇者,愈不現代化。

(三)人民對政治興趣愈高,對體系「認同」度愈高者(此處「認同」乃指對體系之關心,並不含非積極支持不可之意,對體系積極反對亦為關心之表示,而「政治冷感」則為不關心之表示)愈現代化;相反地,「傳統」政制下,人民絲毫不關心政治,對於政治體系,則採「若即若離」之態度,而且僅具「若有若無」的關係。

(四)複雜而專業化之行政組織。這類組織之興起,韋伯(Max Weber)認為是現代化社會最主要的特徵。

(五)政府在經濟生活管理上,責任愈重者,愈現代化。換句話說,現代化國家一定是福利國家。

(六)政治功能日益集中化,即中央政治之權力日增。

(七)政府的管理與控制等愈依據「法治」,而減少「人治」者,愈現代化,反之則愈不現代化。(圖 黃炎東提供 本網站pix圖庫)

—————–以下空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