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炎東博士 當一天崇右影藝大學校長回歸警大

記者吳文隆、陳玉柱/專題報導

我曾經做過一天的「大學校長」,從我在崇右影藝大學服務期間,在一次新舊任校長交接典禮中,我代表學校,將印信移交給新任校長的那一瞬歷史時刻談起,在我的人生旅程,我歷經半世紀的志業生涯中,我始终扮演著做什麼,像什麼 ,且能奉獻所能的充份發揮其價值功能,留下美好的回味。

崇右影藝科技大學於103年7月24日,舉行新舊任校長交接典禮,董事長林金水監交,黃炎東博士代理校長(圖左) ,將印信移交給新任校長陳啓雄搏士(圖右),旋即歸建回母校「中央警察大學」服務。
(圖由黃炎東博士提供)

按自民國98年10月,我自中央警察大學借調(職缺仍留在警大)至崇右技術學院擔任教授、兼財經法律系主任,不到一個月即升任副校長,當年甫至基隆「崇右這學府」,看到「崇右技術學院」內﹝正德厚生﹞的校訓,心中「肅然起敬」,「崇右技術學院」位於台灣最北端、且在最美麗公園內的校園,學校有優質的歷史,是為紀念名書法家、曾任監察院長于右任先生品學崇高、優質的風範而設立。

黃炎東博士與燿華企業集團總裁張平沼合影
(圖由黃炎東博士提供)

這學校建校開始,校名為(崇右企專),後升格為崇右技術學院,再升格為(崇右影藝科技大學),董事長林金水先生、及在我服務崇右期間的歷任校長梁榮輝先生、陳啓雄校長、俞維昇校長、蔡長青校長,以及現任蕭源都校長等,皆是學養頂尖卓越,辦學績效卓著,對國家大學教育、尤其是在技職院校之教學研究、這些校長也是行政工作經驗、甚為精湛、貢獻至為卓著的「教育界一時之選」。

而在林董事長所主持的董事會,先後任命幾位學養頂尖的學者,擔任校長、或副校長的職務,並在董事會卓越領航下,負責推動校務的永續發展工作,今日崇右大學能有今日卓著的績效,這與林董事長具有「用人唯才」、且能「因應時代潮流」的變遷,而力行校務「革新精進」之優質辦學理念、與全力以赴的精神,有很大的關係。

林董事長的確是一位很值得我們敬佩的大教育家,他對我「厚植之鴻恩」大德、一流師資的引進、與優質學生的培植,令我永遠感恩不已,這是我在崇大服務的黃金歲月,我雖只是暫由中央警察大學借調至此服務,但當時林金水董事長、及梁榮輝校長,皆對我信任有加,充份授權,尤其兩位長官,在我負責校務行政、與提升教學、及學術研究等工作,指導有加,尤其是他們的宏觀、務實、創新的辦學理念、更是讓我甚為敬佩。

我亦謹遵兩位長官的卓越帶領下,在借調的多年歲月中,以校為家,全力以赴,在完成上级長官所交付的神聖任務後,我於民國103年7月24日,崇右大學舉行新舊任校長交接典禮,我親自代表學校,將印信親自移交给新任校長陳啓雄搏士後,旋即歸建回母校「中央警察大學」服務,重歸教授培植高级警政幹部的工作。

在由警大借調至崇大服務期間,歷任各種教授、兼校務行政工作,當中雖只是擔任一日「大學校長」的執行任務,但那是我立志终身奉獻教育工作、最具代表性的歷史時刻,更為我往後更加投入教育志業的最有力的動因了,(按原先崇大開始只向警大暫調我乙次,後因任務需要又再借調兩次)。

我曾於1988年應美國德州大學奥斯汀分校政治系之聘請,過著國外客座學者的生涯,而在我甫從崇右大學歸建回警大服務期間,當中亦又前往日本東京大學擔任(日本裁判員制度之研究)客座學者,但崇右影藝大學校方,為了獎勵我在崇大的奉獻,特聘我為「崇大」首位「法商專題講座教授」,這是開崇右大學自創校以來首位聘請的(講座教授),令我對崇右大學對我禮遇之鴻恩盛德,永遠感恩不盡。

崇右影藝科技大學,自1967(民國56)年成立以來,(這一年適逢我自母校「屏東師範學校、現國立屏東大學畢業」那年,在我這五十五年歷經逾半世紀以上的歲月中,崇右大學的確為國家社會培育不少傑出人才,他們分佈於國內外各行、各業,且皆有很傑出的成就、與貢獻。

崇右影藝大學董事長林金水,為祝賀副校長黃炎東講座教授新書「為理想奔馳」,106年5月24日,於台大校友會館,舉行新書出版感恩聯誼會,黃炎東博士及夫人林玉葉,與教育部吳前部長清基總校長、教育部林騰蛟常務次長、崇右影藝大學董事長林金水合影。
(圖由黃炎東博士提供)

因此我永遠以身為崇右大學的一份子為榮,誠如前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先生所云: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按我自民國56年於母校屏東師範學校(現國立屏東大學)畢業後,從小學老師做起,歷任大學講師、副教授、正教授,教授兼警大一级行政主管、大學財經法律系主任、大學副校長、代理校長、大學榮譽講座教授、講座教授。

也擔任過大學教育行政研究所博士班講座、大型優質幸福企業公司、暨台灣商業聯合總會顧問、大學校務顧問、大學通識教育大師典範講座、衛生福利部法規委員,國防部總政戰局國軍官兵權益保障委員會委員,法務部司法官訓練所(司法官學院)法學講座,國立屏東大學大武山學院講座教授等志業服務工作。

我都本著全力以赴、终身學習,做什麽就像什麽的努力奉獻、不問職位的高低,只問我已盡了多少的心力,不忘身為「師範生立誓终身奉獻教育」志業的誓言、與初衷宏願。(本文作者黃炎東博士,現為大學講座教授、民國111年6月15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