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沒場地 全社大要求修法 打疫苗才能上實體課更不合理

記者許永傳台北報導

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反對「忽視、輕視、與歧視」社大全促會呼籲中央及地方政府正視疫情期間的不合理措施,多次申明地方政府的法定責任,卻始終無法改善其在此事上的消極態度,多數地方政府都把整備場地的責任完全推給社大承辦團體,造成社大辦學能量的嚴重耗損,未來相關法規的增修,擬定可供地方政府在整備社大場地一事上可以依循的行政流程,已是中央及地方政府無可迴避的課題。

  疫情重創社大,全促會今天召開會員大會,針對疫情下的衝擊與因應進行報告,呼籲全國89所社大、40餘萬師生志工,繼續秉持疫情期間展現的韌性與創造力,團結奮鬥、共度難關,並呼籲中央及地方政府,改善不利社大辦學發展的結構條件與歧視現象,落實公私協力精神,為台灣學習社會與公民社會的發展,創造更高價值。

  去年的疫情已對社大造成相當衝擊,今年在各社大努力恢復元氣之際,新一波疫情來得迅速猛烈,威脅了整個台灣社會,也造成了社大二十三年來最大規模的全面停課,長達三個多月期間,對社大構成了前所未見的衝擊與挑戰,各社大也都展現了因應韌性,穩定了廣大師生的不穩定情緒。

  疫情三級警戒的三個月期間,全國各社大雖未有實體活動,卻以數位方式發起了許多正式、非正式的學習活動,推估疫情關閉社大期間,全國89所社大至少有1500門的線上課程如火如荼的展開,課程橫跨走讀、歌仔戲、劇場、樂器、肢體律動、繪畫、攝影等主題,而除了線上課程以外,社大也推出大量的線上活動,連結疫情下被孤立的個體,為疫情期間單調的、恐慌的生活創造喘息空間,這可說是台灣終身學習社會的發展歷史中,難得一見、民間自發的線上學習浪潮。

  更值得一提的是,各地社大長年強調實體的教學與互動,並不如制式教育機構具有較為完整的數位學習整備,一場迅猛的疫情緊急狀態,讓各地社大工作者緊急動員,探索、學習各種數位工具以因應變局,而各地社大之間也互相支援協力,在極短的時間內創造了前述的線上學習浪潮,充分展現了各地社大團隊的辦學韌性,也展現出各社大之間長年建構的社會網絡,已發展出足以協力因應突發變局的社會資本。

  疫情三級警戒雖已結束,但各地社大面臨的挑戰卻遠遠沒有結束。全促會從9月起開始蒐集社大首次實體復課的秋季班招生狀況,結果顯示,不論是位處哪一種區域型態的社大,招生皆銳減至少23成;部分開課規模中小型的社大,以及大量仰賴中小學校園及社區活動中心作為辦學空間的社大,縮減情況甚至高達68成,如何恢復元氣、再創價值?正嚴酷地考驗著各地的社大工作者。

  而前述大規模銳減的學習現象背後,無異是台灣各地方學習社會、公民社會發展進程中的一大重挫,其成因除了部份學員對疫情的擔憂,更多是復課過程中政府相關單位的消極應對、甚至不當歧視所造成,其所產生的長遠傷害,遠非疫情期間政府有限的社大及講師紓困所能彌補。

  首先是疫苗接種問題,台灣面臨疫苗不足的困境,接種序位的安排就必須更具合理性,才能讓全民更加願意共體時艱,然而在社大復課過程中卻發現,政府施政的思慮不周,忽視與輕視社大辦學的社會價值,已造成社大的困境與不平。

  在疫情三級警戒、停止到校期間,各級學校教職員皆在政策規畫內受列疫苗優先接種對象,積極準備第一時間實體復課;7月起,教育部與各地方政府甚至開始為補教人員造冊施打疫苗。這整個為保障教育機構安全性而提升疫苗覆蓋率的過程,完全遺漏全國社大上萬名教師與工作者;更遑論在這當中,許多社大長年進駐中小學校園空間,始終具開放性地向學校分享我們豐富的在地學習資源、協助穩固社區防疫前線。

  社大是能夠讓成人透過學習來強化社會支持網絡、面對風險社會的非營利公共服務,絕大多數社大也都是公辦民營性質,既然社大講師與社大工作者必須接種疫苗才能提供服務,政府在疫苗的接種安排上就必須考量在內,但政府卻只顧及正規教育工作者、並且優先照顧私營的補教業者,忽視、輕視社大對維持社會機能正常運作的重要性,政府單位此舉已失政策合理性,也已引起廣大社大講師、工作者的憤懣不平,應予嚴肅檢討。

  再者,除了社大講師、工作者在疫苗接種上所受到的忽視與輕視,部份地方政府復課的嚴苛規定,要求社大學員皆須施打疫苗或自費定期快篩才能上課,此舉為社大的實體復課設下極高的門檻,也形同是對終身學習者的不當歧視。

  民眾須持有施打疫苗的證明,才能進入特定場所或從事某些活動,此種類「疫苗通行證」的政策所引發的人權爭議,在此暫且不論,為何目前中、小學與大學學生的實體學習權,並不受有無施打疫苗的影響,而終身學習者卻須受此差別待遇?

  終身學習者的學習人權,本應是「教育基本法」與「終身學習法」共同保障的範圍——「人民無分年齡,接受教育的機會一律平等」——地方政府的防疫政策卻如此輕視與歧視國人終身學習權益,不僅應即刻檢討,我們也呼籲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與教育部正視此問題。

  其三,除了前述對社大工作者、講師、學員的忽視、輕視、甚至歧視,社大因受制各式場地嚴格的防疫規範,也導致實體復課難上加難,原本場地問題已是各地社大辦學的困境,疫情則讓此一困境更是雪上加霜,也再次凸顯社大需擁有獨立自主辦學場地,以及地方政府必須落實社區大學發展條例,協助社大整備場地的重要性。

  儘管我們已多次申明地方政府的法定責任,卻始終無法改善其在此事上的消極態度,多數地方政府都把整備場地的責任完全推給社大承辦團體,造成社大辦學能量的嚴重耗損,未來相關法規的增修,擬定可供地方政府在整備社大場地一事上可以依循的行政流程,已是中央及地方政府無可迴避的課題,另外也應就社大發展需求,進行「實體社區大學」的規劃與發展。

  其四,也是長年來的核心問題,就是地方政府與各地社大的協力精神未能落實,造成疫情衍生的問題更加惡化,倘若在疫情期間,各地社大所遭遇的各種問題與困境,地方政府均能秉於公私協力、共創價值的協力精神來因應處理,許多問題的發生或解決將合理。

  社大多為公辦民營,與地方政府簽訂委辦契約,但長期以來,諸多地方政府僅將社大視為契約關係的乙方,對於社大的本質與目的也存有巨大的認知鴻溝,儘管社區大學發展條例已經實施三年多,此一問題的改善卻緩如牛步,未來落實公私協力精神的完善機制建立、合宜法規修訂,也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與社大夥伴們必須共同努力的工作。

  就此而言,眼前也有一項重要問題必須正視處理,社大是公私協力的教育系統,理應由公部門與民間團體協力合作,共同為在地居民打造良善的學習場域,今年因為疫情影響,造成各地社大春季班課程中斷、秋季班招生銳減,呼籲各縣市政府在對各地社大的履約認定上,此一不可抗力因素所造成的損害,切不可由社大一方所承擔,理應建立合理作法,而教育部也應將此事納入縣市辦理社大的考評要項。

打完疫苗才能上實體課,令社大覺得是次等學生。

  過去二十三年來,社區大學在台灣各地不斷創造社會價值,如今每年89所社大、40餘萬師生同步學習的繽紛景象,具體展現了台灣學習社會的多樣風貌、豐沛活力,而社大也長年透過各種議題探討、社區行動方案,為公民社會與地方的永續發展,做出了扎根鄉土的厚實貢獻,面對今年的疫情衝擊,更展現了各地社大的韌性與創造力。

  社大理想的實踐是一條漫漫長路,未來的困難與挑戰,全促會將與各地社大夥伴繼續協力、共同奮鬥,也呼籲中央、地方政府相關單位,檢討疫情期間對社大廣大師生、志工、工作者的忽視、輕視、甚至歧視,在公私協力的精神下,為台灣社會再創價值。( 社大意境图 打疫苗才能上課)

一一一以下空白一一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