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榮豪在黃蝶翠谷用愛養蜂創立友勁蜂蜜

 記者何文勝、林正良/高雄報導

黃蝶翠谷養蜂

 中國自古就有「養蜂取蜜」,所以陳榮豪開始研究蜂蜜,跟朋友張健龍等,和蜜蜂一起生活牧蜂,歲月悠悠、花開花落,他觀察蜜蜂群體、觀察蜂后、雄蜂、和工蜂,高雄美濃深山裡的的黃蝶翠谷,山高林茂、僻遠幽深、氣候宜人、生態完好,由其美濃黃蝶翠谷一帶,有大片荔枝、龍眼園,還有美濃、六龜山區特有的「水錦樹」,陳榮豪一群人,就當個「隨花遷徙」的牧蜂人。

隨花遷徙的牧蜂人

 陳榮豪要求成員「用愛養蜂」、「一切從愛」開始,原本從事服飾精品業的張健龍,跑遍全台只為採收到一瓶純蜂蜜,所以張健龍來到黃蝶翠谷「牧蜂」,重新開始自己的另一個人生,在這裡度過春夏秋冬,張健龍試著以山中「牧蜂」的蜂蜜,調配檸檬、或是香檬、或是洛神花等水果蜂蜜,調配出另有一番風味的蜂蜜果汁,兩年前,陳榮豪將高雄市苓雅一路、與文衡路口的第二家「友勁蜂蜜」,交給張健龍經營管理。

蜜蜂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

 荔枝、龍眼蜂蜜,香氣怡人、甘甜滿心,而荔枝、龍眼、水錦蜜,除了荔枝、龍眼的清甜外,也有水錦樹的酸味,「荔枝花、龍眼花、水錦樹」在沒有農藥的環境中,會吸引數量龐大的「外勤蜂」,白天外出採集花蜜、與花粉,「荔枝花、龍眼花、水錦樹」都是很好的「蜜源植物」。

水錦樹也是很好的蜜源植物

 蜜蜂是重要的「授粉媒介」昆蟲,全球約有三分之一的農作物,需要仰賴蜜蜂授粉,但近年來隨著氣候變遷、及農藥的使用,造成全球蜂群數量快速下降,蜜蜂為高度社會化的昆蟲,一個完整的蜂群,包括蜂后、雄蜂、工蜂等三類,蜂后為唯一能正常產卵的「雌性蜂」,雄蜂、與蜂后交配後立即死亡。 

用愛養蜂、一切從愛開始

工蜂為繁殖器官發育不完善的「雌性蜂」,依照其工作行為,又分為「外勤蜂」、與「內勤蜂」,依整個蜂群的能量來源,都是仰賴數量龐大的「外勤蜂」,白天外出採集花蜜、與花粉,「花蜜」是「植物花朵」對於授粉性昆蟲的回報。 微風拂過,有不知名的蟲聲傳來,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養蜂產業」因為競爭激烈,加上台灣「花源不長」、「蜂箱」又存有可能被盜搬、或破壞的疑慮,因此有些養蜂人家行事低調,且常效法「孟母三遷」,每間隔一段時間,就考慮更換地點,以確保蜜蜂生活的環境「安全適宜」,同時將「不可預知」的風險降到最低。

試著以山中「牧蜂」的蜂蜜,調配檸檬

 蜜蜂是典型的「母系社會」,所以生態上以母蜂為主,成年後,在有限生命週期中,區分成三個工作階段,即內勤蜂、外勤蜂、守衛蜂,每個蜂箱都可視為是一個社會,而每個社會都只會有一個領導者,稱之為「女王蜂」,其他皆為工蜂,女王蜂壽命可長達3到4年,但一般工蜂壽命,在非採蜜期只有大約3到4個月,採蜜期會縮短至1個多月到2個月。

 交配季節,女王蜂會和數十隻不同的雄蜂,飛到半空中密集交配,稱作「婚飛」,完事後,雄蜂任務達成即死亡,雄蜂生來即是為了完成繁衍,所以不會「外勤採蜜」,而女王蜂一次可產下3到4千顆蛋,因為蛋有大小,因此她會選擇適合的巢洞,逐一下蛋,方式是「女王蜂」在巢框上走來走去,用腳伸進巢房去量測尺寸,如同典型的「女主外、也女主內」。 

女王蜂在找尋巢洞產蛋的過程中,「工蜂」就會從體內吐出白色乳狀物,去餵食女王蜂、和幼蟲,這「白色乳狀物」,即是所謂的「蜂王乳」,因此蜂王乳並非由女王蜂產出,而是女王蜂吃的食物,餵食方式是用舌器來傳遞,同時「工蜂」也要負責清潔「女王蜂」的身體。

 工蜂為繁殖器官發育不完善的雌性蜂,依照其工作行為,又分為外勤蜂、與內勤蜂,依整個蜂群的能量來源,都是仰賴數量龐大的「外勤蜂」,白天外出採集花蜜、與花粉。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蠶吐絲」、「蜂釀蜜」的說法,我們的祖先更是很早就認識了蜜蜂,養蜂歷史源遠流長,根據近年大陸西北農學院周堯教授,從研究甲骨文成果的推斷,殷商時代已開始養蜂,可見,中國養蜂的歷史至少在三千年以上。

陳榮豪在黃蝶翠谷用愛養蜂創立友勁蜂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