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之萍——少白左勝水墨近作展」8月8日將在北京水墨味美術館開展

祖師東來  26×37cm

藝術家:少白左勝
學術主持:項堃
藝術指導:史雪松
策展人:孫夏夏  張昊楠

展期:2021.8.08 – 8.22
地址: 北京市通州區宋莊鎮美術館路16號
水墨味美術館

— 展訊 —
Exhibition info

白衣大士  26×37cm

記者許永傳台北報導

在台灣享有高知名度北京書畫家左勝,作品多次來台展出,擁有在台粉絲,以佛家的緣起性空,生死輪迴主軸,貫穿5千年中國文字成畫,特別喜歡表現書畫黑白效果單純,是中華文化專研甲骨文、篆體、魏碑等古文字第一把交椅。

此次左勝書畫家個展,由《水墨味》雜誌社主辦,億龍集團、赤雲軒藝術中心、蘇州奼寂傳媒有限公司、坦腹齋協辦,水墨味美術館承辦的「在野之萍——少白左勝水墨近作展」8月8日將在水墨味美術館開展在即。

左勝,別署少白,當代著名書畫家,幼從張維國先生習繪事,後從常道、衲子、卜希暘諸先生習金石書畫。

在當代畫壇,左勝是一位個性風格極為突出的畫家,深悟書畫本末,尤其對黃賓虹參研多年,頗有心得,筆下空靈而生機自現,畫境自高。此次主題為「在野之萍」的展覽,集中展示了左勝近期的水墨佳作。

暑去秋來,碧空澄澈,白雲無盡,正是賞畫之時。四方同道,以此相聚,洵為藝壇雅事。
 
水墨味美術館,位於通州宋莊,是《水墨味》雜誌旗下的專業性美術館,曾多次承辦重要美術活動,服務藝術,服務社會,贏得了各界的贊譽。(圖 少白提供)

內觀自得  26×37cm

— 前言 —
Preface

七十年來,中國畫壇,咸推黃賓虹為宗師,師法者眾。然人之性情際遇各有不同,似之者死,學之者生。左少白即學之有成者。賓翁論畫,以「渾厚華滋」為宗,極重筆墨,其生命底色,仍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儒家精神。少白是學佛者,智悲雙能,對賓翁的「用筆於極塞實處,能見虛靈」,更有會心。悟入既久,畫境自高。

在野之萍,語出《小雅》,也就是自由自在地生長,也來得風,也來得雨,來得野火,來得陽光。蕭散出塵,而又一派生機,這是他的嚮往。

暑去秋來,碧空澄澈,白雲無盡,正是賞畫之時。

項堃
2021年8月3日

壼中日月  上:18×22cm  下:24×22cm


名家評析

墨色蓮香   張建宇

少白是一位傳統型藝術家,他一方面堅守著古代文人書畫的價值理念與筆墨實踐,同時還積極探索自己獨特的風格面貌。多年來,我一直關注他的書畫創作。

同傳統文人畫家一樣,少白格外重視書法,他認為丹青取法於翰墨,方為通途正路。在一篇介紹黃賓虹的文章中,少白引用了黃氏「六藝書數,民學所在,繪事之事,附屬其中,取法乎上,先在書法」的主張,並將這種藝術觀和書畫實踐原則概括為「書法成而畫法成」。落實到具體書法實踐,少白則以宗學金石碑版為主。

他初學北碑,從北魏《張玄墓誌》入手,後遍臨《鄭文公》、《張猛龍》、《爨寶子》等六朝碑版,乃至商周金文、秦漢篆隸,兼治印學,逐漸形成了一種稚拙古雅、天趣昂然的風格面貌,繼而再將這種篆籀氣十足的筆墨引入畫中。

少白山水,很少作全景式處理,僅此一隅風光,卻承載著他對整個蒼莽天地的解悟。受惠於古德智慧,少白以雪泥鴻爪的眼光看待宇宙人生,其畫作也隨之具有了虛幻縹緲的韻致。山枕雲水、石傍清泉,自然景物化為流光幻影,孤峰勺水也彷彿靈動了起來。徐渭曾評價夏圭山水「蒼潔曠迥,令人捨形而悅影」,觀少白畫作,也同樣有一種「捨形而悅影」的感受。以綽綽之影的眼光觀之,更易於體味到其山水的獨特意蘊。

少白偶作人物,其山水中也多出現人物形象。少白畫人,多較簡拙,不刻求姿態,但畫中人物卻都靜穆從容,淡若古德。他所描繪的是悠游太虛的修行者,無論行腳、參禪,池畔觀魚,抑或峰頂望月,少白畫的人物總是具有性靈騰遷的意味。究其根由,畫家視繪事,既非世界之再現,亦非形式之創新,而是一葉自渡的扁舟。與其說少白畫的是人物外在形象,倒不如說畫的是內在性靈——生命的真正主人。

近年來,少白開始創作花鳥。其花鳥作品表現出了醇厚的文人意趣,一縷折枝,幾株微花,鳥啼嚦嚦,蓮香悠悠,看似信手塗來的筆墨,創造出一個自在圓足的生命世界。不必滿園春色,一朵默默綻放的小花,即可呈現生命的真實。關鍵在於那顆優游從容、毫無粘滯的心靈。

儘管藝術如此迷人,但若要洞達世界實相,藝術無解。若在心性涵泳上用功,滌其煩襟,釋其燥心,自然墨中蘊彩,筆底生香。對此觀念,想來少白深有體察,因此他強調「水墨不可以局限於它的,要通過水墨認知到’——這是研究中國畫的極易忽略的核心。我希望學人要關注到它的存在」。

少白的畫不唯悅目,更重賞心,觀者只有超越其外在筆墨形式,潛入到意蘊世界中,方能解其意趣。他作畫不以追求形式逼真絢爛為足,細品之,其筆墨間包含了他對宇宙、人生的理解和思考。正如畫家本人所言:「近幾年我在教學中,在筆墨中發覺:學古人、師造化的目的在於內求,而從前在向外求」。少白所理解的書畫,不僅是閒情雅玩,更是一種生命功課;他所選擇的藝術道路,就是借助筆墨來修心、顯體、味道;他所期許的境界,是一種「心對應以靜、寂——筆隨心直,墨從筆靈,再無二致」的境界,即弘一大師所謂「非思量分別」的境界。

明蕅益大師《靈峰宗論》中,有這樣一則題畫跋語,很值得玩味,其雲:「見山忘道,古人所訶,況著意描山水,作古董玩具邪?畫者求者,各領三十棒。若然,心外無法,滿目青山。果然會得,一切法趣畫,坐畫道場,轉畫法輪,度畫人物,證畫佛像。則予三十棒,便是普賢廣興供養矣。」願以此文,與少白及諸君共勉。

甲午年孟秋

張建宇謹識

(作者張建宇,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美術史研究室主任。                                   中國人民大學佛教藝術研究所副所長)

一一以下空白一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